欢迎访问南宁师范大学教育资源系统!

loadding...
南宁师范大学教育资源系统
心理发展与教育

心理发展与教育 您的位置: 首页 > 学生作业 > 心理发展与教育

(五合校区-第八组)The Development and Correlates of Prosocial Moral Behaviors 亲社会道德行为的发展及其相关因素

2020-12-03 25 收藏 返回列表

组员:贺乐容、宁海霞、杜再丽、吉婷婷、黄丽莹、黄金枝、李睿祯

一、Foundations and Definitional Issues基础和定义问题(李睿祯)

我们小组这次要讲的题目是亲社会道德行为的发展及其相关因素,那么下面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亲社会行为的基础和定义问题:

亲社会行为又叫利社会行为,是指符合社会希望并对行为者本身无明显好处,而行为者却自觉自愿给行为的受体带来利益的一类行为。一般亲社会行为可以分为利他行为和助人行为。其兴趣根源可以追溯到许多早期宗教学者和哲学家的学术著作。在宗教中,这种人类实践的价值(例如,无私、分享、减少他人的痛苦)体现在大多数主要宗教的神所赋予的特征中。佛教和印度教也强烈支持促进移情、考虑他人的需求和利他主义。宗教著作中的主要人物也被拟人化为无私和慷慨的个人,他们的亲社会行为被认为是高尚和英雄的。同样,人类的本性——即他们的利他主义和亲社会倾——经常是活跃的哲学辩论和学术的主题。

形成原因

本能论:亲社会行为是由遗传决定的,为保证物种的生存而牺牲个体的内部机制。为群体利益而冒生命危险是利他主义的最高境界。

习得论:亲社会行为是在后天环境中不断学习而成的,是个体在社会化的过程中逐步形成和发展起来的。

社会交换论: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作用,本质上是个人试图尽可能获得最大利益,同时又尽可能少地付出代价的社会交换过程。

社会规范论:人类道德准则中最普遍的成分是交互性规范。交互性规范是支配社会交换、保持社会关系中得失平衡的一个基本原则;社会责任规范是社会期待人们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影响因素

外部影响因素

1.旁观者效应:指个体在面对紧急事件时,单个人与同他人在一起时的反应不一样,他人在场会抑制亲社会行为的发生。

2.榜样的示范作用:旁观者在场会使想提供帮助的个体犹豫、彷徨,榜样行为却会引发他人的亲社会行为。

3.情景的模糊性:会影响亲社会行为的发生,个体在不能确认发生了什么事情,是否需要自己提供助人行为时,往往会退缩。

内部影响因素

1.认知因素的影响:亲社会行为的发生不仅涉及知觉、推理、问题解决和行为决策等一系列基本认知过程,而且与个体认知能力尤其是社会认知能力的发展有直接关系。

2.个体的情绪状态:人们在积极的心境下,会减少对自己的关注,更多的去了解他人的需要,把亲社会认知转化为亲社会行为。

3.个体的人格特征:助人者具有以下特点:①具有强烈的社会动机;②相信事情对自己有影响力;③有适合于情境需要的特殊能力;④同情、理解他人、有责任感。

方法

1、提供亲社会行为的榜样。

父母的教养方式影响着幼儿亲社会行为的发展。采用民主型教养方式的父母多采用较为温和的、非强制性的说理方式来教育幼儿,幼儿也从父母的教育、教养行为中习得了以同样的方式对待他人。同时,家长应注意在日常生活中规范自己的行为,注意与周围的人和睦相处、积极合作,并热心为他人排忧解难等,优化幼儿的生活环境,让幼儿从中找到学习、模仿的良好榜样。

2、移情训练。

移情训练是指引导幼儿体验在某些情境下他人的心理感受,进而在现实生活中遇到类似情况时能作出恰当的反应。利用移情来教育幼儿,使其具有内在的自我调节能力,比一味地限制、要求等外部约束要有效得多。幼儿遇到类似情境时,在作出消极行为前,便会回忆起以往的体验,浮现出受害同伴痛苦的表情,于是便会抑制自己的消极行为,而做出互助、分享等积极行为。

3、表扬和奖励

幼儿亲社会行为无论是自觉的还是不自觉的,都需要得到群体的认可。因此,精神奖励对巩固幼儿的亲社会行为具有不可低估的作用。幼儿一旦出现了亲社会行为,家长要及时强化,如表扬、奖励等,使幼儿获得积极反馈,达到逐渐巩固的目的。反之,习得的亲社会行为可能会消退。恰当地运用表扬、奖励,能有效地促进幼儿亲社会行为的发展,并在一定程度上抑制幼儿的攻击性行为。

意义

亲社会行为是个体社会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在社会化过程中形成的。作为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亲社会行为已引起发展心理学家和社会心理学家的重视,成为教育心理学家研究领域中的重要课题。休谟曾断言,人类具有内在的同情和怜悯能力,这是人类仁慈和利他行为的主要动力。在他看来,同情和怜悯是人类道德的基础,但不是唯一的基础。早期关于道德发展(包括亲社会发展)的心理学研究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康德等理性主义者的影响,这种强烈的理性主义传统在许多当代亲社会和道德发展模式中也依然存在。早期的道德发展理论还受到认知发展主义者如皮亚杰、科尔伯格的强烈影响,强调道德判断在公平和正义问题上的作用。而哲学家布卢姆也具体化了休谟和其他情感主义者的观点,强烈主张道德情感(同情)在理解人性和道德行为中的首要地位;近几十年来,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有必要扩大道德发展的研究领域,以包括超越道德理解的道德相关过程。此外,关于道德合法领域的历史争论现在也已经被关于如何整合以慈善为中心和以正义为中心的观点的争论所取代。为此,综合理论方法(如社会认知、道德认同)应运而生,它们考虑了多种个人和社会影响,整合了道德情感和行为,并将亲社会道德视为道德发展的重要方面。

儿童亲社会行为的发展,将有助于儿童更好的适应社会,为幼儿的终身发展奠定扎实的基础,也有利于学校素质教育实践的深入发展;亲社会行为是人与人之间形成和维持良好关系的重要基础,是一种积极的社会行为。

 

二、什么是亲社会行为(吉婷婷)

(一)亲社会行为的定义

1、前一位同学初步介绍了亲社会行为,接下来我们共同学习亲社会行为的定义。多个心理学家把亲社会行为定义为旨在使他人受益的公开行为,该术语反映了各种各样的行为,如共享或捐赠资源、帮助或帮助他人、志愿服务、合作和安慰他人。例如马云在疫情期间无偿捐献物资给其他国家,这就是亲社会会行为。

艾森伯格及其同事进行了假设,并经常发现亲社会行为,特别是自发的行为,而不是顺从的行为(例如,在没有提示的情况下将一个玩具交给一个朋友,或者因为他或她要求玩具而被送去)与移情和同情成正相关。但不是个人困扰(Eisenberg等,2006)(Prosocial development)。因此,在这项研究中,我们认为共情,同情和亲社会行为的量度是亲社会取向的指标。

2、与攻击性行为(反社会行为)的关系:(aggressive behaviors)   

亲社会行为与反社会行为有一定的联系。亲社会行为不仅仅是攻击性(或反社会)行为缺失。二者之间的负面关系是适度的。没有表现出高水平攻击行为的孩子不一定表现出高水平亲社会行为。比如说某一个孩子没有去帮助别人,但不一定代表他愿意伤害别人。

3、亲社会行为与社会能力行为不同( socially competent behaviors)

卡洛&德古兹曼(Carlo & de Guzman)认为:(1)人们可以将亲社会行为视为社交能力的一个维度或要素。亲社会行为也可能与其他积极的特征和品质。亲社会行为还包括了自尊、社会责任感、信任等(self esteem, social responsibility, trust)。但在理论上是不同的。意思就是社交能力包含亲社会行为。

2)不同的另一个原因是,一些形式的亲社会行为基于道德原则、信仰或情感。

(二)亲社会行为的定义复杂性

有点类似于攻击性研究者面临的复杂性,在亲社会行为的多维度和多种形式方面存在挑战。例如:根据定义,亲社会行为的重点是这种行为的意图和后果(the intention and the consequences of such behaviors)。

关于后果,(1)人们可以区分这些行为短期或长期的好处。(2)也可以考虑对帮助者和其他人都有利的行动。好处是物质的还是心理的,直接的还是间接的呢?我们如何获得这种行为的潜在意图或动机?此外,亲社会行为发生在社会环境中;我们如何解释背景?所有这些问题和考虑表明亲社会行为有多种形式,每种都有不同的质量属性。

(三)利他行为

从定义看:利他行为是亲社会行为中最受研究和争论的形式之一。首先,可以被定义为主要旨在造福他人的内在动机行为。其次,行为似乎是由内在过程驱动的。

学者们已经确定了至少三个这样的过程:同情(sympathy),内在化的价值观或原则(internalized values or principles),或强烈的亲社会或道德认同 (a strong prosocial or moral identity)(艾森伯格等人,2006年;Staub,2005年)。比如小孩扶老人,这个过程有小孩子自己的道德心,同时受家长和学校教师的教导要爱护老人的影响,主动去扶老人或者是他人助人为乐的精神鼓舞了他,而不是基于因为怕受到道德谴责而去扶老人。

但利他行为给与亲社会行为的存在区别:利他行为给强调内在激励过程、亲社会行为强调外部关注的激励。综上解决其他挑战的方法是,1、具有长期和短期后果的行动可以使帮助者和被帮助者都受益。2、关于物质利益(如商品、资源)或非物质利益(如自我提升、幸福)的任何质量差异的问题都没有实际意义,因为所有利益都被认为是相对平等的。

(四)最新发展对亲社会行为产生兴趣

1、早期的研究人员已经注意到不同类型的亲社会行为之间适度的相互关系,并提出需要特定行为的道德模型(specific models of morality)(哈特肖尼,5月,舒特尔沃斯,1930)。《Studies in the nature of character》性格的本质研究

2、在先前研究的基础上,卡洛和兰德尔(2001) 在(<Are all prosocial behaviors equal>亲社会行为都是平等的吗?)在提出了亲社会倾( prosocial tendencies)的六种常见研究形式的类型学。

选择这些类型目的:是为了在每个类别中包括几个更具体的亲社会行为类型,但允许研究人员开发相对具体的假设。

1、利他倾向(Altruistic tendencies):(在操作上被定义为对他人有益而不期望自我回报的行为。

2、情绪倾向(Emotional tendencies):(指的是对情感引发的情况做出反应的亲社会行为。可怕的趋势反映了在紧急情况下造福他人的行动。

3、顺从倾向(compliant tendencies):对直接援助请求回应是指顺从倾向。

4、公共倾向(public tendency):在观众面前帮助他人被称为公共倾向。

5、匿名倾向( anonymous tendencies):而在他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亲社会的行为被称为匿名倾向。

6、亲社会倾向测量或(PTMProsocial Tendencies Measure or PTM):在这个模型的基础上,一个亲社会倾向的纸笔测量(亲社会倾向测量或PTM)被开发用于青少年和年轻人。

(五)亲社会行为的研究发展

例如第一,家庭中的亲社会行为(prosocial behaviors in the home)比如,青少年对其青春期姐妹子女的照顾:。

第二,自发和顺从的亲社会行为(spontaneous and compliant prosocial behaviors)。前面的定义中我们已经举例提到。

第三,高-低成本的亲社会行为(high- and low-cost prosocial behaviors ) 是指儿童会基于自己的道德去判断和考虑帮助他人的利益。

第四,不同形式的合作行为(different forms of cooperative behaviors )提倡合作,社会化和合作社的发展。

此外,一些学者集中于描绘特定亲社会行为的特定任务特征(the specific task characteristics of specific prosocial behaviors )

(六)辨别亲社会行为不同形式的目的和意义

<一>、目地:是概念化( Conceptualize)亲社会行为和它们的相关者之间更复杂的联系。

<二>、意义:

1)辨别亲社会行为的不同形式在更好地描述亲社会行为中与年龄相关的趋势以及开发新的方法来推进这一领域方面显示出很大的希望。

2)最终,这种进步可能会导致开发有效的干预计划来培养亲社会行为。

以上就是我与大家共同学习的一个亲社会行为的定义、定义复杂性、利他行为、亲社会行为的进一步发展,最后是不同形式的亲社会行为目的与意义。下面请我的另外一个组员来为大家分享关于亲社会行为的有关内容。谢谢大家。

 

三、理论背景

(一)进化和生物学视角(Evolutionary and Biological Perspectives)(黄丽莹)

1.生物学视角(Biological Perspectives)

1)亲缘选择假说(kin selection hypothesis)/基因相似说(genetic similarity hypothesi:  提高基因库存活率

(例:当你家族中某个亲戚生病需要花费大量金钱治病,资金周转不过来,你给他捐钱或者借钱)

2)互惠利他主义(reciprocal altruism hypothesis):指两个无亲缘关系的个体之间通过相互合作交换适度的行为: 期望互惠利益

(例:雌性吸血蝙蝠的血液分享是一个著名的互惠利他例子。蝙蝠回吐血液给那些没有自己采集血液的蝙蝠,作为回报,它们自己可能有一天受益于类似的捐助。骗子(拒绝分享的蝙蝠)将被蝙蝠群体记住,并且被排除在这种协作之外。)    

2.进化视角(Evolutionary Perspectives):亲社会控制者  强迫性控制者 双策略控制者

亲社会控制者(pro-social controllers)

(例:天使投资人投资年轻的创业公司)

强迫性控制者(coercive controllers)

(例:恐怖组织以暴力恐怖为手段,从事危害国家安全,破坏社会稳定,危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行为,进而达到获得政治统治资源的目的)         

3)双策略控制者                   

(bi-strategic controllers)                                          

(例:黑社会组织进行的高利贷放贷行为)

结论:所有的亲社会行为都是源于自私的动机

 

认知发展视角(Cognitive-Developmental Perspective)

背景:皮亚杰和科尔伯格提出认知发展在理解亲社会和道德发展中具有中心作用的观点。有两种社会认知过程被认为对解释亲社会行为中与年龄相关的差异非常重要。

“透视”社会认知过程(Perspective Taking):理解他人的处境

“透视”社会认知过程的情感性和社会性在儿童亲社会行为上的表现:儿童通过理解他人的信念、意图、感觉和欲望、亲社会行为

“道德推理”社会认知过程(Moral Reasoning)

—指个人如何思考正义、公平或福利的社会情况      

艾森伯格的亲社会道德推理模型 ——儿童对亲社会困境的思考 :              

      表明幼儿有能力参与考虑他人需求的无私导向行为   

经过大量研究,艾森伯格总结出儿童亲社会道德判断发展的五个阶段:

阶段1:享乐主义、自我关注的推理。助人与否的理由包括个人的利益得失、未来的需要,或者是否喜欢某人。

阶段2:需要取向的推理。他人的需要与自己的需要发生冲突时,儿童开始对他人的需要表示出简单的关注。

阶段3:赞许和人际取向、定型取向的推理。儿童在分析助人与否的理由时,涉及的是好人或坏人、善行或恶行的定型印象、他人的赞扬和许可等。

阶段4:移情推理。儿童分析助人与否的理由时,开始注意与行为后果相关联的内疚或其他情绪体验,初步涉及对社会规范的关注。

阶段5:深度内化推理。儿童决定助人与否,主要依据内化的价值观、责任、规范以及改善社会状况的愿望

科尔伯格的道德推理模型——三水平六阶段(道德两难故事)

 

(三)社会化视角(Socialization Perspectives)(宁海霞)

1、道德社会化理论早期的道德社会化理论关注父母作为主要的社会化媒介,道德社会化就是将特定社会所肯定的道德准则和规范加以内化,形成符合社会要求的道德行为的过程。道德社会化研究主要集中在儿童的道德认知、道德行为、道德情感。我们从出生开始就生活在一个特定的家庭之中,是个人社会化最早,也最重要的机构,在家里学习到最基本的生活的知识。父母对子女的影响最重要,良好的教养方式有利于儿童的社会化。

2、角色划分:学者们确定了育儿的两个主要方面(支持和控制)与理解父母对儿童发展的影响有关。温暖和支持的父母可能会创造积极的情感家庭环境,这有助于表达对他人的关心(卡洛,2006;艾森伯格等人,2006年)。

例如,高度控制的父母往往过于严格,可能会诉诸体罚,这可能会破坏亲社会行为。

3、在沙利文看来,人的本质是人的社会性,这种社会性表现为人际关系,他认为个体的精神疾病主要是由不良人际关系造成的。

4、霍夫曼则从个体情感发展以及产生具有道德意义的行为动机的角度去探讨道德性移情,道德移情就是使一个人能够去注意他人情感的发生和发展,会使个体形成强烈的心理倾向,实施亲社会行为,保障他人应该享有的权益,帮助不幸的人走出困境,个体具有的公正道德价值和关爱道德价值取向都会由此而得到加强。

(四)家庭教养方式与亲社会行为相关(宁海霞)

1、霍夫曼确定了三种与道德发展相关的一般纪律实践

引导:说理诱导。

爱的收回:父母对儿童表示失望、不理和孤立等,会使儿童感受到一种威胁和焦虑。但是众多的研究也表明爱的收回不失为一种家庭教育的强有力的方式,只是使用必须是适度的。

权力压制:儿童的一切行为都受到父母的控制,父母就是绝对的权威,会导致儿童攻击行为及不良行为,父母经常使用给了孩子一个表达敌意的模式,会导致心理失调。

霍夫曼曾着重研究过引导这一教养方式,他指出母亲的引导效率高,原因是母亲的引导不仅是理性解释,并同时使用爱的收回、权力等方式,并最终内化成儿童自我认知结构的一部分,这样使用引导方式,有利于亲社会发展。

2、格鲁塞克和古德诺(1994)提出了早期道德社会化模型的扩展,提出了两个广泛的维度来预测道德内化,即对信息的开放和准确的理解。该模型侧重于解释儿童如何内化道德信息,异质性是遗传学概念,指的是一种遗传性状可以由多个不同的遗传物质改变。

两个维度具体概念:父母是否明确地向子女传达了价值观念,这会受到亲子互动、父母沟通能力、父亲和母亲观念的一致性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子女是否接受来自父母的价值观念,这一过程受到子女的生活经验、学校教育、同辈群体、社会主流观念等因素的影响,也会受到家庭社会经济地位和宏观环境的影响。

07040256515938f87315b1f1261648e8.png

 

3、亲社会行为受多种因素影响

兄弟姐妹互动是重要的早期社会互动,提供了发展亲社会行为相关的社会认知和社会情绪能力的机会(邓恩,1988)。大家庭成员可能在亲社会发展中发挥相对更重要的作用(怀廷和爱德华兹,1988)。(布朗和威瑟斯彭,2002年)认为,大众传媒(如短信、网络摄像头、视频游戏)和相对受欢迎的媒体(如杂志、博客网站、书籍)比其他媒体(如电视、电影)对儿童的发展有更强的影响。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大众传媒的影响可能会越来越大。此外,同龄人的影响越来越大,因为儿童与同龄人在一起的时间相对多于与父母或家人在一起的时间。

(五)综合观点(Integrative Perspectives)(宁海霞)

1、社会认知视角Social Cognitive Perspectives)

基于社会学习和认知发展理论,社会认知理论家提出了理解亲社会行为的整合、复杂视角个人特征(例如,气质、个性、社会认知和社会情绪特征)和社会化力量和背景(例如,社会经济地位、文化、养育、媒体)被假设为预测亲社会行为。社会认知理论家强调个体的认知发展是亲社会行为发展的直接动力,不同年龄阶段的认知能力由性质不同的思维模式构成,个体只有在认知水平达到相应的程度时,才有可能表现出相当的亲社会行为。

例如:埃森伯格将亲社会行为的产生过程分为三个阶段:他人需要的注意阶段、确定助人意图阶段、意图和行为相联系阶段。

2、道德认同视角Moral Identity Perspectives)

理解道德发展的另一种尝试来自学者们认为道德是同一性的一个方面。布拉希(2004)提出,个体发展出一种道德自我意识,它包含了道德理解、道德情感和道德动机。

与此同时,许多研究者已经对关心或道德范例进行了研究(例如,哈特&费格利,1996;)。

哈特认为,同一性是一种建构,像人格变量一样,反映了不同人的差异。青少年是道德同一性发展的关键时期,青少年将注意力集中于思考自我与道德规则的关系。不仅只思考要做的事情是什么,而且要将想法付诸行动。追求道德目标的志愿实践活动不仅对接受帮助的个人和团体有益,而且自身也受益匪浅。 随着时间的推移,道德认同的发展依赖于与道德行为相关的社会认知和社会情绪过程的反复相互作用。

 

四、当前研究

(一)与年龄有关的差异(贺乐容)

由于生物学因素的影响,简单形式的亲社会行为在幼儿期很明显。

婴儿能够模仿婴儿期的悲伤表情;在生命的第二年(早于12至14个月大),孩子表现出悲伤或忧虑,分享行为,为他人提供安慰,甚至以牺牲自己的代价帮助他人。

Carpenter等研究者曾做过实验,研究儿童是否会为他人提供信息。在第一个实验中,实验者选取了两类物体共六个,一类是属于成人的物品,比如眼睛、笔,另外一类是属于婴儿的物品,比如玩偶、玩具项链,然后实验者会拿起一个成人的物品来把玩,来引起儿童的注意,接着不小心把这个物品掉到地上并装作到处寻找的样子,并且问婴儿Where is it? Where is the [object name] now?”,通过这个实验,实验者发现,婴儿会做出一些行为将研究者的注意力引到他所要寻找的事物上,比如说婴儿将手臂(完全弯曲或略微弯曲)并伸出食指或张开手,朝对象的方向放下。也就是说,婴儿会给研究者发出一种“告知”。

c2bf39905548dc871ecdb08aef91ce46.png

以手势和年龄动机为依据的被动和主动尝试点的平均比例和标准偏差

但是在这个实验中,研究者并不能确定婴儿是否是因为对实验的物体发生了兴趣,因而处于一种想要得到,也就是表格中的requesting”的心理来给研究者作出指示。因此,研究者又修改了实验程序,进行了第二项实验,在这次实验中,研究者没有让婴儿与实验物品进行互动,并且选用的都是不同类型且无趣的物品,并且还设置了没有声音和位移的情况。(看表二)但是实验表明婴儿仍然专门指向实验者正在寻找的对象,并且在没有声音和动作,甚至根本没有位移时,婴儿仍然指向试验的对象。

9c31d6d332ed44b7288aba0824e4f098.png

此外,Carpenter等研究者还做了一个实验。

他们指出出生后不久的人类婴儿会对哭泣或痛苦产生反应,研究者认为这是移情,或者至少是移情的某些先兆。并且,研究者还认为随着孩子们更清楚地将自己与他人区分开来,对他人的苦恼表现出更多样,更定向的共情和同情反应。但是他们想探讨一下在没有情感暗示的情况下,幼儿是否也可以同情,并进一步探究这种同情和亲社会行为的相关性。他们做的实验是,选取了一群婴儿17-18个月和23-26个月的婴儿来观察E1和E2两个人的行为。他们假定了四种可能引起同情的情景,把这群孩子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看到E1和E2处于伤害状态,另一部是看到他们两个处于中立状态。至关重要的是,无论E2采取何种行动或情况如何,E1都会以中立的面孔静静地观看E2的行动;在这段时间里,她既没有与孩子或其他任何人交谈,也没有看着他。 E2也只看着她自己的动作。在此期间,她没有看E1或孩子。

最后得到了这样一个表格

74de80f89b4bbcd497750fbef378fcd7.png

同情情境下各种儿童表情测量方法的均值和标准偏差

通过这个表可以看出发现处于伤害状态的儿童在大量试验中更快,更长时间,更频繁地关注E1

1502a0ec22719700e269bc266cbb3440.png

亲社会情况编码方案

b8428e5535f074a1aed0a8ee3a866b31.png

以前经历过同样伤害的儿童比处于中立状态的儿童更容易表现出帮助或分享的亲社会行为,而帮助或共享的儿童数量没有因年龄组或性别而异。

通过这个实验证明我们发现,早在18个月大时,孩子就对处于受伤状态但没有情绪的成年陌生人表示关注。也就是,即使没有明显的情感暗示,这种幼儿也可以同情受害者。并且处于伤害状态的儿童后来对E1的帮助明显大于处于中立状态的儿童。

到了儿童期,随着儿童认知能力和社会情感能力的成熟,他们能进行更复杂的亲社会行为。例如,观点发展可以提高孩子辨别他人需求的能力,进而可以帮助他人。此外,自我调节技能(例如,努力控制,执行功能)使孩子能够充分调节情绪反应,从而专注于他人(而不是他们自己)的需要并帮助他人。

有研究者提出了EU和TOM的概念,也就是emotion understanding (EU), theory of mind (ToM)。EU 具有多种能力,例如了解情感术语,识别面部表情以及理解情感诱发者.EU是情感社会能力和社会效能的更全球化架构的一部分,会随着年龄而不断地增长。比如:年龄较大的儿童更能识别自然环境下表现出的情绪反应。此外,与消极情绪反应相比,儿童更擅长识别快乐情绪反应。ToM被定义为理解一个人的心理状态(例如意图,情感和欲望)的一般能力。在很多研究中都证明EU和TOM与儿童的亲社会行为呈正相关。

最后,到了青春期,受社会认知和社会情感技能发展,身体成熟,反复实践和经验,社会代理人的积极反馈以及背景机会(比如家庭的经济情况)的累积影响形成相对复杂(比如志愿服务)的亲社会行为。

关于这个志愿服务,Carlo在他的一篇叫《A Latent Growth Curve Analysis of Prosocial Behavior Among Rural Adolescents》的文章中提出随着青少年的流动性的提高,他们通常会为更独立的决策进行谈判,这可能提供发起特殊形式的亲社会行为的机会,例如志愿服务和参与慈善组织。此外,还有研究表明大量儿童一旦进入青春期就开始从事志愿活动,并且有证据表明,在过去的十年中,在慈善组织中从事志愿活动的青少年人数大大增加了。

而社会认知和社会情感技能的变化包括抽象思维能力、观点选取和假设演绎推理能力、道德推理等等。这些社会认知和社会情感技能与亲社会和道德行为相关。这些与其他个人和社会背景变化的结合无疑会导致青春期亲社会行为的个体差异。

总的来说,从儿童到青春期,与年龄相关的亲社会行为的增加是显而易见的。亲社会行为的最大增加出现在学龄前和青春期之间。

但是,在解释这些发现时需要谨慎,因为在一些青少年的纵向研究中,研究人员报告了青春期亲社会行为的下降。

Carlo 做一项关于亲社会发展中与年龄相关的趋势的研究,他选取了美国东部地理位置受限制的农村地区的学校中的一些学生,每个学年秋季由项目人员在正常上学日通过书面调查问卷收集数据来分析。

b15581d7760c754fce50e454b16dfcf5.png

在这个表中,研究者设定了两个潜在因素intercept and slope

1a–c无条件线性增长

2a–c非线性增长

3a–c分别预测了父母关系,同伴关系和亲社会行为的潜在拦截和斜率,其中性别作为预测因子

4a–c所有模型均在总体样本以及每个性别组中进行了测试.

其中,SRMR values<0.08表示合理的模型拟合,CFI values>.90表示合理

——亲社会行为的无条件线性增长模型可以很好地拟合数据(模型1c)

 

总之,通过这个实验表明纵向分析显示,从青春早期到中期,亲社会行为的平均水平总体下降,十二年级略有反弹。11年级和12年级之间的轻微反弹(正轨迹)表明亲社会行为可能在高中结束前开始增加;有趣的是,亲社会行为的总体下降主要是由于男孩中亲社会行为的下降。这一发现可能反映了特定性别的社会化压力,比如不能表现出哭哭啼啼的样子等,此外,中学带来了越来越多的学术(以及运动和人际关系)要求,这些要求可能使青少年倾向于竞争能力和基于个人的成就,使得压力的增加,从而导致亲社会行为的下降从另一方面来说,亲社会行为的下降反映出青春期男孩对自己的需求和关注的关注度越来越高。总之,该研究表明,从青春期早期到中期,亲社会行为总体下降,高中后期略有反弹。

此外,Nantel也做过一项研究,从加拿大和德国选取了两批学生,从跨文化的视角调查了从儿童期到青春期的亲社会行为的发展变化。研究者设定了一些亲社会行为的项目,并给每一个行为设定分数,让老师和母亲使用Social Behaviour Questionnaire(SBQ)对孩子的亲社会行为进行评分。研究者列出了一些亲社会行为,比如:1)表示同情; 2)表扬他人; 3)帮助生病的孩子,同时对孩子做出这个亲社会行为的程度设定了一个分数,比如:0 = never applies, to 2 = frequently applies,让母亲和老师根据这个标准来打分,最后再根据这个分数来进行评估。通过这个实验,研究者做出了一个年度亲社会行为等级的估计模型。

7242d6f1a3dd5ffe2e8f8a898e9632e7.png

教师评分出现了三个轨迹(图1.A.):

1)53%的男孩最初表现出相对较低的亲社会行为,随后下降(低/下降组);

2)31%的男孩在10岁时表现出相对较高的水平,随后急剧下降(高/陡峭下降组);

3)16%的男孩表现出与第2组中的男孩相同的初始水平,随后随时间下降的速率下降较慢(高/下降组)。

从母亲的等级中模拟了五个轨迹(图1.B.):

1)7%的男孩表现出较低和稳定的亲社会行为水平(低/稳定组);

2)19%的男孩最初表现出低水平,然后下降(低/下降组);

3)41%的男孩表现出稳定和中等水平(中/稳定组);

4)24%的男孩最初表现出高水平,然后下降(高/下降组);

5)9%的男孩表现出较高的稳定水平(高/稳定组)。

因此,根据母亲等级确定的五个轨迹和根据教师等级确定的三个轨迹均具有随着时间推移稳定或下降的亲社会行为的特征。

另外一个研究也跟第一个研究一样,只不过是让孩子和老师进行评分,然后根据这个分数来进行分析。

ea616500a4b1980e22221644824b28ad.png

学生评估有三个轨迹图

1)9%的儿童表现出较低的稳定的亲社会行为水平(低/稳定组)

2)50%的儿童报告了中等,稳定的水平(中度/稳定)稳定组);

3)42%的儿童表现出较高的稳定水平(高/稳定组)。

根据教师的评分估计了四个轨迹(图1.D.):

1)8%的儿童表现出较低和稳定的亲社会行为水平(低/稳定组);

2)48%的儿童最初表现出中等水平,此后下降(中等/下降组);

3)37%的儿童最初表现出高水平,随后下降(高/下降组);

4)最初有7%的儿童表现出中等水平,然后有所增加(增加组)。

因此,基于自我评价确定的三个轨迹和基于教师评价确定的三个轨迹可以描述为随着时间的推移稳定或下降。仅对于教师而言,发现了一个儿童小组,他们的亲社会行为水平不断提高。

因此,从这些研究中得出大多数轨迹组的特征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亲社会行为水平稳定或下降。

后面的这些发现提醒我们,在解释亲社会行为与年龄的关系时一定要更加的谨慎

(二)性别相关差异(贺乐容)

一些理论家认为,早期的道德发展理论过分强调了司法问题,并没有充分解决关怀和人际关系的道德领域。性别社会化理论家断言,女孩比男孩从小就开始表现出养育和关怀,这些针对性别的观点从一些社会实践上也可以看出是受到了社会认可的。

例如,女孩经常受到称赞或鼓励以照顾为导向的亲社会倾向(例如悲伤,养育),而表达这种倾向的男孩可能会被嘲笑或取笑,尽管愤怒被认为是可以接受的;此外,父母通常期望和分配女孩比男孩更多地进行养育和照顾行为,尤其是在家庭周围;但是,在某些情况下,可能会要求男孩比女孩提供更多帮助。例如,男孩可能会被要求从事工具性或危险形式的帮助。这些社会经验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积累,并有望部分解释亲社会倾向中的性别差异。

一般而言,女孩比男孩表现出更多的亲社会行为

比如在上一个实验当中,研究者就提到男孩和女孩并非随机分布在各个轨迹组中。在基于自我评估的模型中,低/稳定和中/稳定组分别由男孩的81.6%和64.1%组成,而高/稳定组占59.4%的女孩。对于教师评分,估计的低/稳定和中/下降组分别由65.4%和62.4%的男孩组成,而高/下降和上升组分别由51.9%和58.1%的女孩组成。

因此,男孩倾向于属于亲社会行为水平最低的群体,而女孩倾向于属于亲社会行为水平最高的群体。

但是有时候在特定的情况也有所不同。

例如,在青春期,女孩在情感唤起的情境中表现出亲社会行为(例如,当某人在哭泣时),并且表现出比男孩更多的利他行为,但是男孩在公共情境中表现出更多的亲社会行为。

Carlo选取大学生为对象进行了对青少年晚期亲社会行为的相关性和结构进行了研究

7672384b82d7b005577cf8e1a6f2f2a3.png

在亲社会行为的利他,匿名,服从和情感类型方面,青春期女孩的得分高于青春期男孩。许多学者指出,女孩表现出更多的同情心和一些更高层次的内化亲社会道德推理。此外,其他研究人员表明,青春期男孩比青春期女孩更关心获得他人的认可。综上,这些发现表明,在利他,匿名和情感亲社会机会中,青少年女孩很可能会从事亲社会行为。

青春期女孩报告的顺从性社会行为比青春期男孩更多,这一事实与对此类行为的强烈性别角色定型观念以及女孩对服从援助的现有社会压力相一致。但是青春期的男孩比青春期女孩,从事公共形式的亲社会行为的倾向更大。也就是说,当有观众在场时,男孩子有更大的帮助他人的倾向。

但是,在可怕的亲社会行为上没有明显的性别差异。可能在强大的环境中表现出可怕或紧急的亲社会行为,这些环境压倒了与性别相关的个人倾向。但是,紧急情况可能更容易引起男性的帮助,尤其是在需要采取人工干预的情况下。因此,严峻的情况可能具有多种特征,这些特征会引起非基于性别的个体的反应。

(三)基于社会背景的研究(杜再丽)

1.父母相关 Parentai Correlates

现有的关于家庭对亲社会发展影响的研究大多集中在育儿方面,尤其是母亲的作用方面。对于父母相关这部分,可以分为三个方面来看:

第一,在儿童早期,学者们已经证明,安全和亲密的依恋关系与亲社会倾向有关。青少年对父母依恋的测量也与青少年的亲社会行为有关;

结合布莱尔、卡洛、托夸蒂等人的研究,父母影响儿童亲社会发展的各种育儿变量如下:

 

育儿变量

影响结果(正相关|负相关)

父母的支持

正相关

父母的控制

负相关或无关

父母的监控

正相关

父母的诱导

正相关

父母的权利主张

负相关

 

第二,父母也会通过一些实践来影响孩子的亲社会倾向,这些实践旨在直接促进和培养非违法情境下的亲社会倾向;

父母影响儿童亲社会发展的途径及结论

途径:(1)奖励孩子;

     2)通过看书或看电视节目与孩子探讨亲社会问题;

     3)在家帮忙,或者在学校或社区从事亲社会活动。

结论:(1)使用社会奖励(例如口头表扬)而不是物质奖励(例如奖励)与自发的亲社会行为有关;(2)通过社会情感特质(如同情心)或价值观(如善良、诚实、家庭主义)产生直接或间接的影响。

第三,格鲁塞和古德诺的模型最直接的测试中,检验了感知和开放的预测因素,显示了道德价值观和亲社会行为之间的联系,或者表明对父母适当性的判断与亲社会行为有关。

一项研究表明,亲社会价值观和行为受到家庭婚姻关系质量的影响。

综上所述,这些研究表明,我们才刚刚开始了解与父母影响孩子亲社会发展相关的各种养育变量,以及父母影响孩子亲社会发展的复杂路径。

2.兄弟姐妹和大家庭 Siblings and Extended Families

虽然大多数关于家庭影响的研究都集中在父母身上,但社会化学者已经承认有必要对兄弟姐妹和大家庭成员进行研究。

这方面的研究仍然很少,本文献主要围绕以下三个报告来论述:

1)Dunn (1988) reported

邓恩(1988)报告了一些纵向证据,表明幼儿在游戏环境中表现出对等的亲社会行为。他还注意到,兄弟姐妹之间的互动似乎能促进社会理解(即采取观点)和积极的自我意识,从而促进对他人的亲社会行为。

2)Mosier and Rogoff (2003) reported

在危地马拉的玛雅家庭中,年长的兄弟姐妹比美国的兄弟姐妹更合作。

 (3)Knight and Chao (1991) reported

亲社会行为在兄弟姐妹(和朋友)之间比在熟人之间更频繁。

关于大家庭成员对儿童亲社会发展影响的研究,我们目前还没有这方面的研究。随着家庭结构(如再婚家庭)的不断变化,以及对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家庭的研究,人们认识到大家庭成员对孩子亲社会行为的重要作用。

3.同行相关 Peer Correlates

关于同龄人对青少年亲社会行为的影响的研究相当多。

有大量证据表明,同辈人会传递关于亲社会行为的强烈强化或惩罚信息。

其他研究表明,相对亲社会的孩子也被同龄人积极评价,被认为更受欢迎。那些与同龄人有着亲密关系和良好关系的年轻人也倾向于表现出较高水平的亲社会行为,亲社会儿童不太可能与不正常的同龄人互动。

综上所述,有证据表明同伴影响亲社会行为的表达,但关于因果关系的方向和影响机制仍存在疑问。

4.文化群体的异同 Culture-Group Similarities and Differences

关于亲社会行为的早期跨文化研究表明,文化差异对亲社会行为水平的影响如下:

跨文化差异

合作和亲社会行为水平较高

合作和亲社会行为水平较低

Knight et al. 1995

 

集体主义导向的社会(墨西哥人、肯尼亚人)

个人主义导向的社会(美国社会)

de Guzman,Carlo, & Edwards,

2008

肯尼亚儿童对亲属;

美国儿童对陌生人

肯尼亚对陌生人;

美国儿童对亲属

de Guzman & Carlo, 2004;

Knight & Kagan, 1977

墨西哥文化程度较高的移民儿童

墨西哥文化程度较低的移民儿童

Carlo, Knight et al. 2010

利他主义、顺从的欧美青少年

利他主义、顺从的墨西哥美国少年

Zahn-Waxler,Friedman, Cole, Mizuta, & Hiruma, 1996

美国儿童

日本儿童

Trommsdorff, Fridlmeier, & Mayer, 2007

德国、以色列

东南亚国家

 

注:“利他主义”指对别人有好处,而对自己没有任何明显益处的自觉自愿的行为;“顺从”指在他人请求下按照他人要求做的倾向,即接受他人请求,使他人请求得到满足的行为。

 

虽然这些著名的研究证明了文化的相似性和差异性,但直接研究可能产生这些发现的机制是必要的。奈特和他的同事在一个经过阐述的模型中提出,儿童的亲社会行为是由生态和社会化变量(包括家庭和非家庭代理)以及儿童在更接近的层面上的民族认同感所导致的。此外,这些途径可能会受到年轻人的社会认知技能(比如透视技能)的影响。

根据卡洛、奈特等人的研究可以看出,影响文化差异的因素如下:

 

影响因素

因素内容

社会认知和社会情感特征

文化价值观、民族认同、压力评估、移情

社会生态

社区特征、社会背景、生活事件、家庭和同龄背景

家庭价值观(墨西哥裔美国)

对家庭的责任和义务、家庭的支持

主流价值观(美国)

物质成功、竞争、自力更生

 

人类发展的文化心理模型强调亲社会行为发展中的日常惯例、实践和仪式(。与这些理论相一致的是,支持家庭主义的墨西哥裔美国母亲更有可能报告使用了家庭亲社会实践(例如,分配家务和义务帮助家庭成员),然后预测青少年对这些父母实践的报告。青年人关于这些父母行为的报告也预测了青少年对家庭主义的认可,进而预测了青少年对家庭成员的帮助行为报告。这项研究可能是亲社会行为文化传播模型最直接的测试,该模型表明母亲通过价值观的培养对青少年亲社会行为可能产生影响。不幸的是,这项研究不是纵向的,因此严重限制了我们推断因果关系方向的能力。

研究人员发现,预测亲社会行为的因素如下:

1)同情心、观点采择和亲社会道德推理

2)宗教性对亲社会行为的预测作用

3)同情和亲社会的道德推理

4)父母的榜样和鼓励

注:“观点采择”指儿童判断别人内部心理活动的能力,即能设身处地的理解他人的思想、愿望、情感等。观点采择的本质特征在于个体认识上的去自我中心化,也就是能够站在他人的角度,从他人的角度看待问题。

其他研究表明,亲社会行为在芬兰和在中国和意大利可以预测更多的社会接受度和更高的学术成就水平。

5.媒体相关 Media Correlates

1)亲社会电视和亲社会行为之间的联系

赫诺德(1986)得出结论,观看积极的电视节目对儿童的亲社会行为有强烈的影响,这种影响是观看反社会电视节目的两倍多。

a.也有一些研究考察了观看有意的亲社会电视节目的积极后果(例如,芝麻街,罗杰斯先生的邻居)

    b.在一项实地实验研究中表明,与对照组相比,在印度尼西亚一个贫困。

    c.社区观看亲社会电视节目4个月后,亲社会行为得分更高。

在许多研究中,研究人员证明,接触积极的电影模型和行为可以诱导儿童的亲社会行为。尽管研究结果有时不一致,可能是由于调节因素(例如,与父母共同观看,SES,特定的电视节目)。

   2)亲社会电子游戏的潜在影响

a.金泰尔等人(2009)展示了纵向和实验证据,表明与亲社会游戏的互动预测亲社会行为。

b.类似地,与玩中性或攻击性游戏相比,玩亲社会电子游戏与对游戏角色的亲社会归因有关。

c.在一系列研究中,玩电子游戏的时间与较少的亲社会行为有关。

d.在一项有关网络欺凌的相关研究中,调查人员发现,参与网络欺凌的青少年比未参与此类行为的青少年的同理心水平更低。

关于媒体对亲社会发展的影响的研究是相当偏颇的。迄今为止,大多数现有的研究仍然集中在电视和电影,相对稀缺的电脑/视频游戏,杂志/书籍和社会媒体。此外,大多数关于媒体影响的研究强调了负面媒体(例如暴力、攻击)对青少年发展的作用。

研究结果表明,反复接触亲社会媒体可能会逐渐形成儿童的亲社会图式和脚本,进而形成他们的亲社会行为。

(四)基于人的研究(黄金枝)
1.基于生物学的关联

通过前面的学习我们可以了解到亲社会行为与遗传之间是存在着很强的联系的,那这种联系具体是通过什么载体来实现的呢?基于生物学的相关知识,我们接下来就一起来了解一下与亲社会行为相关的一些等位基因

1)多巴胺D4受体基因

早期关于DRD4与亲社会行为关系的研究主要考察基因与行为间的直接关联。研究结果较为一致,即相较7R等位基因携带者,携带4R等位基因型的个体表现出更多的亲社会行为。但这一结论在其他此类研究中却并不成立((Bakermans, 2011)。造成研究结果迥异的主要原因是后者的研究在探讨DRD4与个体心理和行为关系的时候开始考虑引入对环境因素的考量。

因此,受基因一环境相互作用理论的启发,研究者们在探讨DRD4与亲社会行为的关系的时候开始将环境因素引入讨论,由此催生出了一系列探究基因一环境相互作用下影响亲社会行为的研究。

譬如Knafo , Israel和Ebstein(2011 )通过实验情景法对儿童服从性亲社会行为和自发性亲社会行为进行了测量,并采用母亲的报告评估儿童的亲社会行为。研究结果表明,当母亲积极教养水平较高时,相较于不携带7R等位基因的儿童,携带7R等位基因的儿童亲社会行为更多,而当母亲积极教养水平较低时,携带7R等位基因的儿童亲社会行为更少。

基因 X环境模型(Gene X Environment models )

人类的发展会受到先天和后天不同程度的影响,换言之,遗传和环境都对个体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个体在成长的过程中或多或少地受到环境的影响,但是对环境的敏感度存在个体差异。构建基因X环境相乘项,评估基因与环境对亲社会行为的相乘交互作用。

接下来我们继续来看一下加压素受体基因和催产素受体基因。

2)加压素受体基因

    Knafo 等人在《独裁者游戏中资金分配的个体差异与精氨酸加压素1a受体RS3启动子区域的长度以及RS3长度与海马mRNA之间的相关性有关》中以简单的实验室范例为例,并与大量的动物和人类实验融合,结果表明精氨酸加压素(AVP)和密切相关的催产素(OT)是关键的神经肽,可促进跨哺乳动物的社交沟通,亲社会行为和社交认知。证明了独裁者游戏(DG)中资金的分配部分取决于精氨酸加压素1aAVPR1aRS3启动子区域重复区的长度。

在阐明社会决策的神经生物学基础方面,神经经济学认为经济游戏可以观察实验室中的人类决策,具有可量化的好处。用大脑制定经济决策的机制来推测或者印证分子遗传学的一些内容。(独裁者游戏+社会价值取向

3)催产素及催产素受体基因

基于第一个发现我们假设OXTR基因也可能在这个简单的实验室游戏中调节其他相关行为。催产素受体(OXTR)有助于独裁者游戏中的亲社会资金分配和社会价值取向任务(Israel等人,2009年)

这里还引进了另一种测验方法——社会价值取向(SVO)的资金分配。选择这种范例,是因为独裁者游戏涉及共享成本,SVO使个人进入一种广泛的动机导向,这种导向很大程度上与共享成本无关。社会价值取向(SVO)使用一组相互依存的分配,在SVO实验中,要求受试者选择自己和“其他”之间的积分分布。价值取向将参与者分类为:亲社会的,最大化联合成果,个人主义的。总共测试了整个OXTR基因区域的16个标记SNP(htSNP)与这两个游戏中的关联。我们在HapMap中为OXTR列出的所有标记SNP的选择代表了检测该基因区域内关联的最佳策略

结论:OXTR的遗传多态性与人类亲社会的决策有关的证明与大量的动物研究一致,表明催产素是包括人在内的脊椎动物的重要社会激素。

以上三种等位基因遗传因素与亲社会行为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它们参与了奖励亲社会行为,促进了亲社会行为的发生。

Loke在《亲社会帮助决策的神经关联:与事件相关的脑潜能研究》(2011)结果显示在表现出高水平亲社会人格的个人中检查了神经活动,发现其在亲社会决策过程中右侧顶叶区域的峰值激活了。这项研究的结果表明,存在用于推理有关亲社会帮助决策的神经关联,并且这些神经关联与个人的亲社会人格之间存在联系。(提供了研究证据)

相关研究中的四个情况其中显然需要帮助,而角色决定要帮助。在另一种情况下,不一定需要帮助,并且角色决定不提供帮助。在第三种情况下,显然需要帮助,并且角色决定不提供帮助。最终条件描述了一种情况,其中不一定需要帮助,而角色决定要帮助。通过测量P3幅度和P3峰值延迟的情况来得出结论。

2.社会认知相关因素

1)观点采择

• 关于认知能力与亲社会行为的研究是基于当儿童发展了理解他人体验的能力,他们对所推知的他人体验的适当反应能力也应该相应地增长的假设。而观点采择能力被认为是亲社会行为的首要认知条件。实证研究的元分析综述通常证明了儿童和青少年的观点采择和亲社会行为之间适度的积极关系(见卡洛2009)

• 在另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还表明,当考虑到视角转换、同情和特定任务认知技能(如理解金钱的价值和单位)的交互作用时,亲社会行为可以更好地预测(奈特等人,1994)。这些研究表明观点采择和亲社会行为之间的联系是复杂的。

这些发现表明,更擅长理解自己和他人精神状态的孩子更有可能帮助他人。

2)道德推理

• 亲社会行为的另一个重要的社会认知关联是道德推理

当前研究主要集中在对正义导向的道德推理和亲社会行为之间的积极关系(马尔蒂等2009)。然而,在道德推理的两种形式中,亲社会道德推理可能在概念上与亲社会行为联系最紧密。

3.道德认同

根据社会认知理论,道德认同是将道德认知转化为道德行为的关键心理机制,一般会促进个体亲社会行为的产生。

当前该领域存在的不足:(1)儿童利他行为的直接证据很少,因为大多数研究都没有将利他行为与其他形式的亲社会行为区分开来。

2)这一领域的大多数研究都集中在移情-利他主义的联系上,很少有研究直接考察内在化的原则或价值观作为利他行为的动机。
4.其他社会认知

1)亲社会行为高的年轻人更有可能在模糊的社会环境中做出良性归因。

2)认同亲社会价值观(如善良)的年轻人更有可能表现出高水平的亲社会行为。

3) 高水平的社会自我效能(social self-efficacy)和身份成就(identity achievement)也与更高水平的亲社会行为有关。

自我效能感(self-efficacy)指人对自己是否能够成功地进行某一成就行为的主观判断。即“我能行”(班杜拉)

5.社会情绪相关因素

也许没有其他基于人的变量比同理心和同情更能与亲社会行为联系在一起。

然而,其他社会情绪也与亲社会行为相关联。比如说很少有研究直接关注内疚和羞耻与亲社会行为相关联他相对较少在儿童中研究但在概念上与亲社会行为有联系的情绪包括宽恕、骄傲和尴尬

内疚、羞耻、愤怒等情绪与亲社会行为的关系研究结果是不一致的。这些变量不一致的发现可能部分归因于参与亲社会行为所必需的自我调节技能(艾森伯格等,2006)。

6.行为和健康相关

亲社会行为研究较少的一个领域是亲社会行为与心理和行为健康之间的关系。亲社会行为与心理和行为健康的指标呈正相关。(两个例子)

1.与压力的关系是复杂的。他们之间的关系可能取决于接触时间的长短(即长期或暂时)、直接还是间接经历了压力(如观察到的)、亲社会行为对自己来说是亲密的还是有风险的,以及压力的强度等因素。

2.与学业成绩的关系。亲社会行为与学业成绩或表现之间有很强的积极联系(卡普拉等人,2000)

随着亲社会行为和健康相关性的研究证据越来越多,我们可以知道亲社会行为不仅是道德发展和社会适应的指标,而且这种行为与我们个人的健康和发展息息相关,它会影响人们今后的健康发展。

 

五、结论(李睿祯)

根据前面的讲述,我们可以了解的亲社会行为的理论和实验,下面我将对亲社会行为进行一个总结:

1.对亲社会行为发展的理解已经有了许多进步。

阐述这些行为的生物学和社会化基础的新的综合模型正在出现。

2.亲社会发展的测量和研究设计也取得了一些进展。

我们现在对亲社会行为的基于人和社会的预测因素,以及亲社会行为如何预测其他行为和心理结果有了更多的理解,最近纵向和跨文化研究的发展导致了对现有模型的长期效果和普遍性的更好测试。

3.仍有不足。

知识库中仍有许多空白,现有的研究在方法上也很有限,在发展和检验亲社会行为测量的心理测量学特性方面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对亲社会发展模型的更全面模型的直接测试相对较少,将亲社会行为作为行为健康指标的研究也刚刚出现。

4.但很有希望。

对亲社会行为研究的持续兴趣将增强我们对道德发展的理解,这种研究将直接改善我们的孩子和社区的健康和福祉。

 

177b48b5244f6ba76bd33067ea3bc9f5.ppt



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

0 0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