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宁师范大学教育资源系统!

loadding...
南宁师范大学教育资源系统
心理发展与教育

心理发展与教育 您的位置: 首页 > 课程库 > 心理发展与教育

心理发展与教育:Friendship Quality and Social Development 第六组

2020-11-18 11 收藏 返回列表

认知发展与教育Friendship Quality and Social Development

第六组:杨倩 王园园 孙桉琦 陈贻英 覃莉娟

目录

一、摘要、引入和友谊质量的定义

二、友谊质量的直接影响

三、友谊质量的间接影响

四、结论

 

  1. Abstract、Introduction and A Definition of Friendship Quality摘要、引入和友谊质量的定义杨倩

     

    1)摘要

    摘要主要有三个部分。一是高质量友谊的定义,高质量的友谊具有高水平的亲社会行为、亲密度等积极特征,低水平的冲突、竞争等消极特征。二是友谊质量的直接影响,友谊的质量被认为对儿童社会发展的许多方面有直接影响,包括他们的自尊和社会适应。然而,最近的研究表明,友谊的质量主要影响孩子在同龄人社会中的成功。三是友谊质量的间接影响,友谊质量会放大或缩小朋友对彼此态度和行为的影响,拥有高质量的友谊可能会减少孩子模仿害羞和孤僻朋友行为的倾向,但几乎没有证据支持高质量友谊会放大朋友影响力的假设。

    2)引入

    作者在文献的开头首先抛出了这样几个问题:1、良好的友谊能促进孩子的社会发展吗?

    2、如果和坏朋友建立良好的友谊,对孩子有积极影响或消极影响吗?

    这里良好的友谊就是指高质量的友谊。

    为检验友谊的直接影响提出这样一个假设:

    高质量的友谊可以促进孩子的发展,不管朋友的特点是什么。也就是说友谊可以直接对孩子产生影响,而不管这个朋友是好的还是坏的。

    为检验友谊的间接影响,提出了这个假设:

    友谊的质量通常对孩子有间接影响,这种影响取决于朋友的性格。例如:当友谊的质量很高时,朋友的性格的影响可能会被放大。 也就是说间接影响主要考虑朋友的性格对孩子的影响,而不是友谊的质量。

    3)友谊质量的定义

    为评估亲密关系,询问孩子多久会把自己不会告诉其他人的事情告诉一个特定的朋友?研究发现:他们的友谊有一个高水平的积极特征。可以发现:所有积极特征都与友谊质量的一个维度有关。

    当被问及真正的友谊时,孩子们通常会说冲突、企图占主导地位和竞争是同时发生的。也就是说朋友也不是只有好的方面,也有一些缺点,会出现冲突、误解等消极方面。可以得出:所有负面特征似乎与友谊质量的一个维度有关。

    因为消极维度和积极维度有微弱的相关性,所以在定义质量时,两个维度都必须考虑。也就是说在定义友谊质量时,不仅要考虑积极特征,也要考虑负面特征。

    二、 Direct Effects of Friendship Quality友谊质量的直接影响王园园&孙桉琦)

    对于友谊质量的直接影响大多数关于友谊的作者都认为高质量的友谊对孩子有积极的影响:培养他们的自尊,改善他们的社会适应能力,增加他们应对压力的能力。

    尽管如此,两个变量之间的显著相关性仅仅是一个变量影响另一个变量的微弱证据。为了更确切地检验关于友谊质量的影响的假设,研究人员做了一系列的调查研究。

    在这种类型的一项研究中(Ladd等人,1996):在学年1月拥有高质量友谊的幼儿园儿童在第二年5月对学校的喜爱程度和对同学支持的感知都有所提高。在另一项研究(Berndt, Hawkins& Jiao, 1999)中:六年级和七年级的同学分别对学生的社交能力和领导能力进行了评分。六年级友谊中积极特征较多的学生,在六年级到七年级期间,在同侪评价的社交能力和领导能力方面有所提高,但前提是他们的六年级友谊长期稳定。这些发现与高质量友谊的直接影响的假设是一致的,但其他数据不是。

    Berndt 一项研究中,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友谊的质量并没有显著影响学生总体自尊的变化。接下来我们主要看一下其中的一个案例研究(由于本节主要讲解的是友谊质量的直接影响,所以文献中更多的详细内容并没有做具体介绍)。

    (一)案例一:

    研究内容:为了探究朋友和友谊对初中生适应的影响,研究者们分别在六年级春季和七年级秋季和春季对101名学生进行了朋友关系的访谈。在这项研究中讨论友谊与朋友特征的分离效应和互动效应。

    基本假设:对友谊重要性的理解模式提出了两个基本假设:

            第一,学生友谊的质量和稳定性影响着他们对初中生活的适应。

            第二,学生的初中适应受朋友的适应影响。

    研究步骤与方法:对研究样本中的101名学生进行数据收集

    a. 第一波数据收集(时间1)发生在学生六年级的4月和5月。研究小组的一名成         员采访了每个学生,并提问了一系列关于他/她和最好的朋友的友谊的问题。此外,从学生问题组、教师评分和学校记录中获得了社会适应和学业适应的指标。

    b. 在学生七年级的十月,是第二波数据收集(时间2)

    c. 第三次收集数据的浪潮发生在下年的4月和5月。

    实验结果

  1. 那些友谊质量较高的学生被期望能更成功地适应环境,但可能只在这些友谊也很稳定的情况下。

  2. 有更好适应的朋友的学生被期望在适应方面有所提高。

  3. 最后,当这些友谊的质量和稳定性更高时,朋友调整的影响预期会更大。

  4. 在这项研究中也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友谊的质量并没有显著影响学生总体自尊的变化

    此实验的局限性:

  1. 首先,样本包括一个学区两所初中的学生。其他学区是否也会出现类似的结果还难以判断。

  2. 其次,样本相对较小,因此数据分析的统计效力并不理想。

  3. 另外,在研究中,有些学生无法与朋友配对,所以用朋友调整措施的分析比其他分析的影响力更低。

    本部分案例主要参考文献:

    Influences of Friends and Friendships on Adjustment to Junior High School

    Author(s): Thomas J. Berndt, Jacquelyn A. Hawkins and Ziyi Jiao

    Source: Merrill-Palmer Quarterly, Vol. 45, No. 1, Invitational Issue: Peer Influences in Childhood

    and Adolescence (January 1999), pp. 13-41

    Published by: Wayne State University Press

    Stable URL: http://www.jstor.org/stable/23093308

    Accessed: 21-10-2015 13:13 UTC

     

    (二)案例二

    1、实验内容:对82名儿童(平均年龄为5.61岁)进行友谊访谈,从一份调查问卷中提取5个友谊过程的子量表作为友谊过程的测量指标,孩子们被要求回答问卷上的每个问题。

    2、友谊过程测量指标:验证(认可)、援助、自我表露、冲突、排他性。

    3、预测项目:友谊满意度、友谊稳定性、孤独感、同伴支持、学校喜爱/逃避、课堂参与度/独立、学业准备和成就。

    4、实验方法:通过友谊过程访谈、孤独与社会不满问卷、同伴社会支持看法量表、学校喜欢和回避问卷、学校行为评定量表、城市准备测验这六种问卷和社会计量访谈得到对应的分数,采用因子分析得到变量之间的相关性,采用单因素方差分析检验各因素对实验结果有无显著性影响。

    5、举例说明友谊过程调查问卷结构和条目。

    1)友谊过程调查问卷由4个项目组成,每个项目包含6个条目;

    2)认可测量孩子们从他们朋友那里得到的积极反馈或支持的程度,例如“朋友的名字”是否告诉你,你擅长在课堂上走做某样事情?

    3)援助是通过四个项目来评估,这些项目旨在测量孩子们对他们的朋友给予帮助的程度的感知,例如如果学校里的一些孩子取笑你,“朋友的名字”会让他们停止吗?

    4)自我表露用三个项目来衡量,目的是挖掘孩子与朋友分享私人信息(如秘密)或感受(如消极影响)的程度,例如你和“朋友的名字”谈论让你伤心的事情吗?

    5)评估冲突的方法是让孩子们回答四个条目,这些条目表达了他们参与愤怒、专横、拒绝或其他有争议行为的程度,例如“朋友的名字”有没有拿你开玩笑?

    6)排他性用来衡量在多大程度上孩子们认为他们的友谊在喜欢和交往方面是相互选择的,例如“朋友的名字”是不是经常和你一起在学校做事?

    6、实验结果

    1)学校喜爱/逃避:随着年龄的增长,认为朋友提供的援助水平较高的孩子更喜欢学校。冲突与学校喜好呈负相关(r=-0.62, p<0.01),与学校回避呈正相关(r=0.54, p<0.01)

    2)课堂参与度/独立性:男生的冲突与课堂参与度/独立性呈负相关(r=-0.33p<0.05),而女生无显著性。因此,对于男孩来说,友谊冲突的程度越高,课堂活动参与程度越低。

    3)同伴支持:高水平的援助与同伴支持感呈正相关(分别为r=0.38p<0.01)。

    4)孤独感:自我表露与孤独感呈正相关(r=0.36p<0.01)。冲突与孤独感呈正相关(r=0.55p<0.01),也就是友谊冲突程度更高,随着学年的推移,他们更容易感到孤独。

    (三)结论

    通过实验验证高质量的友谊可以改善孩子们的社会适应能力,提高他们的抗压能力,但是对自尊的变化影响不大。而友谊的负面特征会让学生对学校的喜爱和课堂活动的参与程度有所下降,增加他们的孤独感。上述两个实验仍存在不足,对于假设的解释仅仅是可能的,因为最近的纵向研究并没有提供证据说明影响友谊质量的过程,所以检验这些过程是未来研究的主要目标。

三、Indirect Effects of Friendship Quality(友谊质量的间接影响 (陈贻英&覃莉娟)

关于友谊质量的间接影响,研究者们提出了以下三个假设:

1、朋友的影响力的大小应该由他们的友谊的质量来影响。

    花时间与过失朋友在一起的青少年被期望自己也会犯过失行为。比如:一个学会抽烟的青少年会期望、会怂恿他身边的朋友也像他一样学抽烟;一个在课堂上捣蛋而被老师批评的学生也期望他的伙伴也和他一样违纪,如此他才会感到不那么孤单。

此外,青少年朋友与这些朋友的关系越积极,他们的影响就越大。

2、当友谊的质量更高时,朋友的影响会放大。

有些研究是支持这一假设的。他们认为,当朋友之间有更多积极的关系时,从朋友那里进行的观察性学习就会增强。还有一些理论认为,朋友之间的信任程度越高,朋友之间的影响力就越大。

但是,也有一些研究并不支持这一假设。他们认为,对有轻微过失行为的朋友的依恋的可比效应并不显著。这句话怎么理解呢?举个例子,有两个好朋友A和B,其中A有点小毛病(如爱扣脚趾或爱扣鼻子),这并不意味着B也会受A的影响而有扣脚趾这样的毛病,因此,不能说友谊质量越高朋友想象力就越大。其他研究也对该假设给出了同样模棱两可的支持,或者根本没有支持。

因此研究者认为,高质量友谊会扩大朋友影响力这样的假设目前被认为是可疑的。

3、在某些情况下,拥有高质量的友谊可能会减少而不是扩大朋友之间的影响。

比如,那些与害羞、孤僻的同龄人有良好友谊,这些友谊会增加孩子模仿朋友害羞和孤僻行为的倾向吗?或者,这些友谊会不会增强孩子在社交场合的自信呢?

研究者认为,当友谊质量较高时,拥有害羞和孤僻的朋友并不会影响学生害羞和孤僻的变化。显然,学生从朋友那里得到的支持抵消了他们模仿朋友的社会行为模式的倾向。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句话放在我们的生活中并不是绝对的,事实是“近朱者”不一定“赤”,“近墨者”也不一定“黑”。还有一句话是“出淤泥而不染”,这都可以说明拥有高质量的友谊可能会减少而不是扩大朋友之间的影响。

   基于以上研究,研究者对友谊质量的间接影响给出了一个什么样的研究结果呢?接下来由另一位组员来汇报。

4、友谊质量的变化会影响朋友之间相互影响的程度

这一假设只能在包括测量朋友的特征和友谊质量的研究中进行评估。不幸的是,对探索友谊益处感兴趣的研究人员很少考察这些朋友是什么样的,而对探索朋友影响感兴趣的研究人员也很少考察这些朋友所拥有的关系类型。因此,回答有关间接影响的问题所必需的证据非常有限。这种文献上的缺失造成严重的问题,比如研究人员可能会误判友谊质量的影响或朋友的影响。

5、建议

所以研究人员更经常地探究这些效应的过程,那么对间接效应的理解将会增加。并且,研究人员将访谈问卷研究和观察性研究两者结合使用时,将极大地扩展关于友谊质量的间接影响以及产生这些影响的过程的知识,这样对间接效应的理解将会增加。

四、 Conclusions(结论)

1)当友谊具有高水平的积极特征和低水平的消极特征时,友谊的质量是高的。高水平的积极特征指的是在亲社会行为、亲密关系和其他积极特征方面表现突出的友谊。亲社会行为又叫利社会行为,是指符合社会希望并对行为者本身无明显好处,而行为者却自觉自愿给行为的受体带来利益的一类行为。例如:公益事业,支教。消极特征是指充满冲突、支配、竞争和其他负面特征。我们也不想每天生活在充满冲突的环境里,积极的竞争是可以的,比如在学习上,可以相互激励。

2)高质量的友谊通常被认为对儿童社会发展的许多方面有积极的直接影响。具有积极特征的友谊能提高孩子在同龄人社会中的成功,但它显然不会影响孩子的总体自尊。什么是社会性发展呢?当孩子一出生来到这个世界上,对他的社会性过程就已经开始了,八月大的婴儿,会用哭声来表达“你别离开我”,我会害怕外人,产生焦虑,这就是一种社会性的发展。自尊即自我尊重,既不向别人卑躬屈膝,也不允许别人歧视侮辱,是一种健康良好的心理状态。

那么,如果未来的研究证实,友谊质量在童年时期的影响是狭窄的、具体的,而在成年时期的影响是广泛的、普遍的,那么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就应该深入探究。

3)高质量的友谊也可能对孩子的社会发展产生间接影响。假设:孩子们越强烈地受到他们朋友性格的影响,这些友谊的质量就越高。这里就存在这样一个推论:好朋友和坏朋友(例如,社会或心理适应差的朋友)之间的友谊应该对孩子的行为和发展有特别负面的影响。如果未来的研究确实支持这一假设,改善儿童的干预措施将需要仔细设计,以确保它们不会无意中放大适应不良的朋友的负面影响。

4)因此,更广泛地说,更全面地理解友谊质量和朋友特征的共同作用,对于加强友谊对儿童社会发展的积极贡献将是至关重要的。

 

认知发展与教育Friendship Quality and Social Development 第六组.pptx

 

 

 

 

 

 

 

 

 

 

 

 

 

 

 

 

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

0 0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