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宁师范大学教育资源系统!

loadding...
南宁师范大学教育资源系统
心理发展与教育

心理发展与教育 您的位置: 首页 > 课程库 > 心理发展与教育

心理发展与教育:儿童保育质量与儿童社会发展 第五组

2020-11-18 12 收藏 返回列表

儿童保育质量与儿童社会发展

第五组

开场与引言 宋敏玉

大家好,我是宋敏玉。我们是第五小组,我们组为大家分析的文章是《儿童保育质量与儿童社会发展》,我们组的组员有宋敏玉、赵佳晖、唐楚倩、桑雨彤、彭玉琴、肖洁、农若琪。我们小组分析的这篇文章《儿童保育质量与儿童社会发展》旨在探讨儿童保育质量对儿童社会发展的影响,它的样本包括百慕大的166个参加了质量参差不齐有代表性的儿童保育的儿童。

在实验中研究者采用了层次多元回归控制了各种其他的变量,对儿童保育质量对儿童社会性发展的影响进行探究,在之前的探究过程中研究者发现看护者和儿童之间的言语互动以及主管经验等都能高度预测儿童的社会发展,家庭背景也有显著的预测效果,而儿童保育质量却没有显著影响,因此通过本文展开了更深一步的对儿童保育对儿童社会质量的影响

本篇文章的分析被我们大致分为了四个模块分工合作,分别是选题意义及背景、研究与内容方法、研究结论、总结与讨论。

接下来由我的组员们为大家继续拆分讲解。

第一部分 选题背景及目的(赵佳晖)

1987年本文刊发,心理学家们一直对儿童保育的发展非常感兴趣,那么什么是儿童保育呢。儿童保育重在对幼儿的生活方面进行教养,如日常生活、卫生习惯、安全保健、身体发育等方面。

心理学家们一直对儿童保育的发展非常感兴趣,主要有两个原因:1.儿童保育,对幼儿来说,是除父母照料,也就是家庭教育之外的一个有趣又特别的存在;2.非常多的儿童,都在进行着某种形式的儿童保育,成为一种常态。

随着研究的深入,学者们所关注的问题,也从最初简单的比较,逐渐转向更复杂的问题。问题3个阶段的变化:①家庭抚养的儿童VS参加儿童保育的儿童;②儿童保育中的儿童如何受到项目质量差异的影响(涉及影响儿童发展的具体质量指标);③儿童保育受家庭因素的影响和联系。

在过往关于儿童保育对幼儿社会发展影响的文献中,社会结果存在一个最大的争议:一方面,参加过儿童保育的孩子似乎比在家里长大的同龄人更有社交技能,这可以从他们更先进的换位思考技能、合作行为、任务导向以及在社交互动中的自信等方面得到证明。另一方面,与家庭养育的孩子相比,他们也表现出更为普遍的攻击性、消极情绪和拒绝成人要求。

几位儿童保育文献的评论家,将积极和消极行为归因于以下几个因素:1.参加儿童保育的儿童具有更大的社会成熟度,也就是成人社会价值的更早获得;2.归因于项目结构上的差异;3.所研究的儿童保育项目质量的差异;4.儿童保育的时间和历史;5.影响儿童保育选择和效果的家庭因素;6.入学年龄或入学时间长短的影响。

但在这些因素中,只有保育项目质量得到了系统的实证关注。当对不同质量的项目进行直接比较时,结果表明,高质量的护理促进了幼儿的社会发展。尤其是在于照顾者与儿童的语言互动、照顾者的稳定性、同伴的小分组和较低龄的儿童与工作人员比率、对专门的照顾者培训和经验。

除此之外,家庭因素,对儿童保育发展效果的影响也非常值得研究,因为有迹象表明,接受低质量和高质量保育服务的家庭在家庭压力的衡量标准上有显著差异。正如斯卡和麦卡特尼(1983)所指出的,基因型-环境混淆是大多数社会化研究的特征,例如对父母选择的儿童保育环境的研究。在缺乏对儿童家庭背景的控制的情况下,无法辨别社会结果是来自基因构成还是来自儿童与父母共享的环境。

目前研究存在的问题:1.儿童保育研究通常在高于平均水平的儿童保育项目中进行,其特点是项目质量的关键指标变化有限。例如,国家日托研究抽样调查的大多数中心的工作人员与儿童比率从每个工作人员5至9名儿童不等;2.很少有研究控制了儿童家庭背景差异,因此,儿童保育造成的影响不能与不同项目中儿童家庭背景差异造成的影响区分开来;3.有人假设,无论是家庭背景还是孩子以前的育儿经历都不会显著影响育儿质量和社会发展之间的关系。

 

本次研究试图纠正以往关于社会发展的儿童保育研究的方法缺陷。旨在举例说明儿童保育研究中的一个新兴范式,该范式通过大量的调查,结合了个人和家庭层面的影响,并结合结果检查项目质量的具体方面。

本次研究主要研究目的:①确定参加质量差异很大的儿童保育中心,对儿童社会发展的影响;②确定具体的质量指标——例如,工作人员与儿童的比例、照顾者与儿童之间的口头互动等;③确定质量指标和结果之间的联系,是否受到儿童日托经验或家庭背景的影响;④确定环境对儿童社会发展的影响。

第二部分  研究内容与方法(唐楚倩)

大家下午好,我是唐楚倩,接下来由我来给大家汇报此次的研究内容与方法。

我将会从以下五个板块进行汇报分别是:研究目的,研究地点,研究内容,具体过程,以及具体措施。

本研究的研究目的是探究儿童护理环境对儿童社会性发展的影响 ,在百慕大的进行。主要的对在百慕大9所托儿所 参加了6个月以上的3岁及3岁以上的儿童的儿童保育环境调查以及对他们的社会性发展进行测评。他的具体措施如下:由于儿童的社会发展需要通过父母和保育员在两种标准化标准上的评分来评估的,所以此次研究将通过对儿童的保育环境与家庭背景进行调查。首先是对儿童保育环境进行调查。具体操作如下:(1)进行访谈与调查对每个项目主管进行访谈,以及调查日托环境。访谈的重点是对托儿设施和计划的描述,如工作人员的经验和培训、工作人员与儿童的比例、游戏设备的数量和种类以及家长的参与。对这次访谈的主任的多年经验和儿童与工作人员的比例作为具体的质量指标进行分析。(二)使用观察性编码系统。使用使用观察性编码系统评估成人和儿童之间的言语互动质量,在该系统中,每个中心随机挑选8名儿童,观察6个10分钟的片段。看护人和同伴对儿童的功能性话语数量为本报告提供了语言环境测量(3)使用ECERS表格。使用Harms Clifford的早期儿童环境评分量表(ECERS)对七个维度的质量进行观察评分:个人护理、创造性活动、语言和推理、粗糙或精湛的动作;社会发展、设施供应和成人设施及机会。其次,对儿童的家庭背景进行调查。家庭背景测量来源于父母访谈,其中包括人口统计学问题(如家庭收入、父母年龄和教育程度),以及父母作为教育者访谈的项目,后者旨在评估父母对孩子学习和发展的价值观。并且通过家长的访谈获得了儿童进入儿童保育的年龄和儿童保育的时间。

经过调查后用使用学前形式的课堂行为量表评估学生的社交能力。此研究采用学前形式的课堂行为量表来评估学生的社交能力,该量表包含智力、考虑性、社交性、任务取向和依赖性等因素。具体是使用《学龄前行为问卷》(Behar & Stringfield, 1974年)筛查在群体护理环境中的学龄前儿童的攻击性、焦虑和多动性。此问卷其可用于评估社会适应性。这样就完成了调研和测评。总的来说,具体的过程如下:

1、首先两名研究人员分别在至少三天的不同时间访问九个中心,并进行管理主任访谈,收集语言环境数据,并在ECERS上评价项目质量。

2、把在最初访问中的每个项目的社会措施分配给两个保育员。

3、指导要求保育员对所有参与的儿童逐项打分,根据谢弗和埃杰顿的建议,取来自两位保育员评分的平均值,得出每个社会指标上的最终保育员评分。

4、接着两名研究人员还需要进行两次项目访问,以收集中心语言环境的观察数据。

5、由两位程序员根据观察评价此程序的质量。

这便是研究的内容与方法。接下来将由我的组员进行结论部分的汇报

第三部分 结论(桑雨彤 彭玉琴 肖洁)

 

 

结论一 (桑雨彤)

首先对儿童保育质量的预测变量进行了描述性统计。ECERS的分数范围从66.5到191.0 (M = 123.2),表明在37(低)到259(高)的可能范围内存在很大的差异。同样,董事的经验从11.3年至24.5年不等(M = 15.7),职员与子女的比率从1:5.7年至1:15年不等(M= 1:10.5)。

研究了父母和老师对社会发展的评价之间的相互关系,以及孩子的性别和社会措施之间的相互关系。所得结论为只有家长和老师对孩子智力的评价显著相关(r = .35, p < .001)以及性别与教师对儿童依赖程度的评分(r = -.20, p < .05),男孩被认为比女孩更依赖他人。

(这里涉及到统计学的相关知识,p值是用来判定假设检验结果的一个参数,p值即是拒绝原假设的概率。p值越小,则拒绝原假设的理由越充分。我们常用“显著”来表示p值大小,p>0.05称“不显著”,p≤0.05称“显著”,p≤0.01称非常显著。)

通过家庭访谈获得的16项家庭人口统计指标和生育环境指标的综合质量得分回归分析,显示出最强的关系是儿童保育质量。从这项分析中得出的两个家庭背景指标是价值观社交技能,它是ECERS总分的一个积极预测因子。那些重视社交技能而不重视从众心理的父母比其他父母选择了质量更高的托儿中心。

结论二 (彭玉琴)

数据分析策略质量分析的一般策略包括在估计儿童的贡献之前控制儿童的年龄、家庭背景和照料儿童的经验幼儿素质对幼儿社会发展的影响本研究采用层次回归模型儿童保育环境的整体质量对儿童的社会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表1给出了回归分析中每一步R的变化情况。在控制了年龄、育儿经历和家庭背景的影响后,课堂行为量表的10个因素中的6个和儿童行为问卷的6个分量表中的1个对课程质量产生了显著的影响。

在父母的评分中,照顾孩子的质量是更体贴和更善于社交的预测性。照顾者评分证实了这些结果,在照顾者的体贴度和社交性评分中,质量提高了30%以上。整体质量也显著地影响了照料者对儿童智力和任务导向的评分,因此,在高质量中心的儿童在智力和任务导向方面的评分更高。

就社会适应量表而言,质量是看护者对焦虑评分的重要预测因子,因此在高质量项目中,看护者对儿童的焦虑评分更高。在消除由中心质量引起的方差之前,其他几个预测因子产生了显著的结果。在测试时年龄较大的孩子被看护者评价为依赖性较弱,更聪明,更注重任务。年龄稍大的孩子的父母也认为他们更聪明,更不好斗,也不太好动。

父母价值观的两种衡量方法与社会结果的衡量方法之间的关系不大。对于父母的评价,一致性的价值越高,孩子的依赖性就越大。看护者将那些不重视从众心理的家庭的孩子评为更体贴、更合群、更焦虑的孩子。

总体而言,托儿环境的整体质量得到了提高对社会发展的持续影响。事实上,总体儿童护理质量是16项社会发展指标中8项的预测指标,尽管家庭指标是预测指标背景,育儿经验和孩子的年龄被输入第一。与质量分数相比,家庭背景通常在总方差中所占的增量较小,而儿童保育经验仅显示出两种显著影响。由质量造成的方差的数量的比较父母和看护者的评分显示了看护者的评分显示出质量和社交之间更强的联系发展。最后,使用课堂行为量表评估的社交能力的测量结果非常多对节目质量差异更敏感社会适应的测量源于儿童的行为问卷调查。

结论三 (肖洁)

对图中数据进行分析,第一列数据存在好几个数据结果异常,由此可看出主管经验这个变量对护理人员体贴性、依赖性、社交性评分有负向预测作用,表明主管经验带有主观意向因此有个人观点在里面,与之相应的也展现出对儿童的社会发展产生间接消极影响。第二列数据则显示儿童与工作人员比率的影响程度较为温和,所以较高的比率意味着父母们对孩子的体贴程度更高,儿童的社会发展也更好。第三列数据中很清晰地体现了护理人员和孩子之间的言语互动也成为儿童保育中有益的社会发展的一个积极预测因素。最后,同伴间的言语互动表现出一种混合的影响模式,因为这个年龄阶段的孩子是非观还未成熟,性格也在成型过程中,而同龄人的行为有对的也有错的,因此呈现出一种混合的影响模式。

第四部分 总结和讨论(农若琪)

本研究的结论是:儿童保育环境的整体质量影响儿童的社会能力和适应能力的许多方面。 这个结论与其他的相关研究(如较高质量的百慕大政府运营的的育儿项目和低质量的私人中心,和其他调查人员的报告)的结果在大方向上一致,并且与之相结合,进一步说明育儿质量的差异会影响儿童发展。

本研究存在以下不足:

(一)、在调查儿童社会发展只使用了的问卷测量方法,这种方法得出的结果显示保育者和父母的评分之间有显著差异;

(二)虽然本研究的结果与其他研究的结果在大方向上一致,但仍存在一些疑问没有解决。

这些疑问有些尚未清楚,有些甚至与其他研究结果不符,需要进一步研究和探讨。具体的问题如下:

1、在研究环境对发展的影响的过程当中,虽然结论与其他同类型研究的结果相符(非家庭性的早期童年环境可以促进积极的发展),但以家庭为基础的中心选择产生的剩余方差没有被消除,有可能因此导致结果不够精确,有待进一步研究。

2、在成年保育者与儿童交谈的语言刺激环境中,儿童获益良多;与同龄人的语言交流却对儿童的社会发展产生却产生有害的影响,该结论的原因没有完全调查清楚。推测可能是因为同龄人取代了更重要的保育者的谈话,导致儿童失去获益的机会。

3、主任经验对照顾者的体贴性、依赖性和社交性评分有消极作用,而在攻击性,多动性和焦虑的测量中却表现出积极影响,在两个测评中表现出矛盾的结果模式。原因依然有待研究。

4、本研究的三个质量指标是儿童与工作人员的比率、父母对孩子体贴程度的评价和照顾者对儿童焦虑的评价。其中比率和焦虑程度的关系之间的异常关联令人困惑(在儿童/工作人员比率较好的项目中的儿童反而更焦虑),这与大多数研究证据的主旨不符。

虽然本研究有许多地方尚未完善,但这些研究结果仍然对社会政策和未来儿童保育的研究有一定的启示意义。比如,在社会政策方面,这项研究进一步证明了投资于高质量儿童保育的重要性。其次,该研究提示了其他研究者,在研究儿童保育时要引起人们对关键需求的关注,要考虑到质量的差异,而不是向先前的研究模型一样把儿童护理被视为统一干预。最后,本研究还示范了一种新的研究模式,在研究环境对儿童发展的预测因素时试图控制家庭背景变量,以获得更准确的结果。

 

儿童保育质量与儿童社会发展第五组.pptx

 

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

0 0

标签: